手游害人

© 十夜
Powered by LOFTER

与爱的你

黄少天:队长,我发现你不爱我了。

喻文州:少天何出此言?

黄少天:你知道今天几号吗?

喻文州:八月十号。

黄少天:那你知道八月十号是什么日子吗?

喻文州:是……凡尔登条约签订的日子?

黄少天:你脑子里没用的知识太多了。

喻文州:那少天觉得什么才是有用的知识呢?

黄少天:其他我不知道,现在来说,能哄你男朋友高兴的知识才是有用的知识。

喻文州:那什么样的知识才能哄得我的男朋友高兴起来呢?

黄少天:你老是用问句堵我,我要是自己都回答了,还要你这个男朋友什么用?

喻文州:唔,那我要好好想想了。

黄少天:你想,你快想,想好些。

喻文州:嗯……

黄少天:好了没?想好了没?

喻文州:少天要我这个男朋友,是为了排解自己的相思之情倾慕之意,我的用处,自然是让少天身心健康,欢喜甜蜜。

黄少天:哎哟我的喻队长,谁让你回答这个了,你明知我是让你想如何哄我高兴,却偏偏钻我话的空子,硬是换了个问题答,耍着我玩,心眼怎么这样坏?

喻文州:恋人之间的事,哪能叫耍,少天用字也忒伤我心。

黄少天:你又来,倒打一耙,我都司空见惯了。

喻文州:哈哈哈。

黄少天:笑什么,你还没哄我开心呢,不许你笑。

喻文州:哎呀,少天给我出难题呢。

黄少天:你喻文州慧心妙舌,哄个人高兴而已,还叫难题了,是不是不乐意哄我了?

喻文州:那哪能呀,这不是因为我把少天看得重,情感放大,所以小事也成大事了吗。

黄少天:这话我爱听。

黄少天:欸不对不对……等一下等一下!差点被你骗过去了!哼,就说你嘴巴厉害,本剑圣差点被你的迷魂汤灌得五迷三道。

喻文州: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,少天说我骗你,是不相信我的心意吗……

黄少天:相信你对凡尔登条约的心意吗?我呸。

喻文州:少天还在介意这“没用的知识”?我忘了就是了,连着那《八月十日夜看月有怀子由并崔度贤良》,厄瓜多尔独立日,沃什堡停战协议,绥远抗战一并忘了,少天说好不好?

黄少天:……

黄少天:我看你就是想气死我。

喻文州:少天乱说,我哪里舍得。

黄少天:别的小朋友的男朋友都不会这样的,就你会。

喻文州:别的小朋友都没有剑圣当男朋友,就我有。

黄少天:那你还不珍惜?不怕我跑掉呀?

喻文州:不怕。

黄少天:这么自信?

喻文州:鄙人不才,别的什么都不会,最擅长的,就是给剑圣灌迷魂汤。

黄少天:您谦虚了,您这威力,哪是迷魂汤,分明就是迷魂糖了,还是特浓口味,本人亲身验证,效力强劲持久,立竿见影,童叟无欺。

喻文州:哪里,是少天天生就甜,少天在我心里,我的心就像时时刻刻浸在蜂蜜罐头里一样,所言从心,流露出来的话沾着我对少天的喜欢,怎么会不甜呢。

黄少天:别别别,哎哟哟我的小心肝,哎呀,哎呀,我的妈呀。

喻文州:少天怎么了?

黄少天:唔……齁着了,我得缓缓。

黄少天:唉,喻文州,我算是栽在你身上了。你这话说成这样,别说是迷魂汤,是什么端在你手上,我不都得笑得心甘情愿地拿过来往嘴里倒,哪还用你灌呀。

喻文州:呵呵,那是我的福分好,遇到了少天。

黄少天:那当然了。你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这辈子才遇到了我。

喻文州:嗯^ ^

黄少天:我呢,就比较可怜了,大概是上辈子做了什么错事,这辈子才轮到将功抵过来收服你这妖孽。

喻文州:唉,少天从前还一口一个“我们队长”处处维护我吹捧我,现在我竟已在少天心中沦为妖孽一流,果真是变了。

黄少天:你都成我男朋友了,能不变吗?

喻文州:我以为少天会更加喜爱我呢。

黄少天:喜爱呀,我当然喜爱你了,每天每日,每分每秒都在更加喜爱你!

喻文州:果真?

黄少天:那当然,不然我也不会以身饲虎呀。你这么好,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妖孽,最好的队长,最好的喻文州了。我这饲虎饲得,啧,可真是……

喻文州:真是?

黄少天:甜蜜蜜!美滋滋!

喻文州:哈哈哈哈^ ^

黄少天:哇,队长队长,你笑得这么好看,要不要亲一亲把你逗笑的小队员呀?

喻文州:现在又改口叫回队长了?

黄少天:嗨呀,这不是在讨吻嘛,这是情趣!

喻文州:嗯,看来小队员已经非常努力了。

黄少天:对呀,小队员天天想让别人都知道他家队长的好,又想永远只有自己知道他的队长那么好,可以说是非常辛苦了!

喻文州:那可真的是非常辛苦了呀,我们的小队员天天。

黄少天:我靠你这个天天用的……我靠,你、你……

喻文州:我?

黄少天:你、你撩我,我羞羞!

喻文州:那么我该怎么办呢?

黄少天:你看你这个坏的,又把问题抛给我。

喻文州:那这样看来,除了一辈子对天天负责外,好像也没有什么另外的办法了呢。

黄少天:为什么你一副好可惜的样子啦!

喻文州:哎呀,我想到了,好像还真的可以有一个另外的办法呢。

黄少天:嗯???

喻文州:少天说,如果我亲手为天天做了一个蛋糕,这样怎么样?

黄少天:咦?啊?啥啥啥?!蛋糕!亲手?哇!

喻文州:少天觉得这个办法好吗?算不算是有用的知识呢?还能不能把我的男朋友哄开心呢?

黄少天:哇,我我我……

黄少天:呃……这个嘛,哈哈哈哈……咳咳。

黄少天:咳,嗯。那啥,我觉得,这个吧……好归好,但离要把你的男朋友真的哄得开心呢,总归是还欠点什么的!

喻文州:请少天赐教了。

黄少天:哼,本剑圣这次心情好,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。你还欠三样。

喻文州:三样。

黄少天:嗯,三样。

黄少天:你知道哪三样吗?

 

喻文州闻言,眉眼微弯,静静地看着那个甜着他的心口的男人,温柔而包容,缱绻又眷恋。他没有什么不知道的,没有什么不可以笃信的。因为黄少天想要的,他全都有。

“一句话,一个吻,一辈子。”剑圣的爱人笑着说,“生日快乐,少天,我爱你。”

 

END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385 )